金沙国际娱乐平台 > 学会资讯 > 学术专题

陶西平在中瑞小学校长论坛上的讲话

2018-05-17 13:40:49

        今天,中国和瑞典的教育界人士欢聚一堂,共同探讨教育事业的改革和发展,有着重要意义。论坛取得了重要成果,相信中国的各位校长一定受到很多启示。

瑞典著名教育家托尔斯顿·胡森认为,教育公平的内涵主要体现在教育起点公平,教育过程公平和教育结果公平。并且认为这是经历过的三个不同的时期。起点公平强调教育权利平等,主要指法律保证人人都有受教育权利,都可以进学校,但不同能力的人接受不同性质的学校教育。过程公平强调教育机会平等,主要指教育制度要同等地对待每一个儿童,应该让每个儿童有机会享受同样的教育。结果公平强调成功机会平等,主张向每个学生提供使他的天赋得以充分发展的机会,并向处于社会学问不利地位的儿童提供补偿教育,使其与其他儿童一样获得平等的教育效果。

这和中国现在对教育公平的理解很有相似之处,中国也认为教育公平应当是机会公平——有教无类,过程公平——因材施教,结果公平——人尽其才中国通过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实现了入学权利平等;通过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缩小地区、学校之间的差距,实现机会平等;同时通过个性化教学改革,和对贫困家庭以及残障儿童的补偿教育,努力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教育改变自身命运,成就人生梦想。

习大大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到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这是中国基础教育承载的历史使命。中国是一个教育大国,2017年中国普通小学招生1766.6万人,小学在校生100937万人,因此,在这样大规模的小学教育中推进教育公平和深化教育改革必然遇到很多困难和困惑,需要有一个较长的过程。中国的基础教育在促进教育公平上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取得巨大进展。先后经历了保证入学机会阶段,改善办学条件阶段,规范入学和升学体制阶段,通过学区制和集团化办学等形式发挥优质教育资源辐射作用阶段,教育的基本均衡已经实现。

但现在人民对更好教育的需求与教育事业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矛盾依然是教育的基本矛盾,这主要表现在一方面教育质量的区域和校际差距仍然存在,在有的地区还比较突出,而群众往往是从自身子女就读学校的状况来衡量公平获得感和评价教育水平的;另一方面全面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以正确的质量观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还存在差距。因此,办好每一所学校,全面提高教育质量以实现真正的教育公平的任务就历史地摆在大家面前。

大家认为全面提高基础教育质量需要抓住四个关键点:一是强化教学工作领导 ,二是深化课堂学问建设,三是活化教师专业发展,四是催化教育技术整合。

在座的中国小学校长都是在教育改革中取得优异成绩和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教育专家,他们非常愿意通过和瑞典教育界的朋友的交流来相互学习和借鉴。这就体现了这次活动的意义。

当前,小学教育的困惑之一就是如何把握好教学改革的平衡点。把握教学改革的平衡点确实触及当前教学改革的深层次问题。

从以课程为中心向以学生为中心转变,是当前世界教学改革的动向之一。课程是学校全部教育活动的载体,是学校教育的基本途径。但是课程常常更多地体现教育的共性目标与基本要求,体现教育者对教育活动的预期,因而难以充分体现受教育者的个性与需求。当大家明确教育不仅要为实现教育者的培养目标服务,而且要为每一个受教育者的一生发展奠基时,大家就自然会从单纯强调以课程为中心,向以学生为中心转变。这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

大家注意到瑞典著名教育家爱伦凯曾站在上个世纪的起点上预言世纪将是儿童的世纪。她在1900年出版的《儿童的世纪》一书中,提出了自由教育理论。认为儿童是独立自主的个体,是真、善、美的原型,因而必须使他们得到自由的发展。反对对儿童的个性压制与机械训练,废除班级制度和教科书。她的观点受到广泛重视。

大家在小学教育中谈以人为本,当然首先就要以学生为本。一要面向全体学生,每个学生都是重要的就是对教育价值观的概括,是对教育公平的最好诠释。二要面对不同的学生,促进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学生由于身体心理条件不同、家庭生活环境不同、成长发展经历不同,所以必然有其不同的个性特征;同时,每个学生的智能结构不同,所以其优势潜能亦不同。因此,以学生为中心就是要使每一个学生在奠定良好的共性基础的同时,张扬其优良的个性。三是教学过程必然是学生自主发展的过程。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学生只有在每一个学习阶段、学习每一门课程和参加每种活动的过程中,都充分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他们的健康发展才能真正成为可能。在当今科技变革和产业革命飞速发展的时代,在当今人本主义精神被广泛认同的时代,教育改革的这种动向自然受到各国包括中国政府和教育界同仁的关注。

在此背景下,出现了不少以学生为中心的有关教学模式的探索。比如:合作式学习、探究式学习、实践式学习;增加选修课程,实行分层走班、翻转课堂、导师制;甚至为每个学生单独设置课表,根据学生的需求开设课程,等等。这些实验体现了“人才论”与“人生论”的统一,即将基础教育为国家培养人才奠定基础,与为个体的幸福人生奠定基础结合起来。这样,教学过程就成为学生自我超越、树立自信、体验人生价值的过程,体现出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紧密结合。

但是,每个学生的自主发展都与学校和教师的引导密不可分。特别是在基础教育阶段,大家不能简单地认为教学过程完全是不需要预设的生成过程。基础教育的基础性,体现在为每个学生的未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包括工具性基础、思维性基础和学问性基础。工具性基础主要是指常识和技能,大家要让学生掌握一定的学问科学常识,掌握必要的表达、计算、动手等“硬技能”,以及组织、策划、交往等“软技能”,这些是学生今后生活与工作的重要工具。思维性基础主要是指过程和方法,大家要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发展自己的思维能力,特别是思维的条理性、综合性和批判性等。这些是学生今后发展与创新的重要能力。学问性基础主要是指以价值观为核心的道德、人格、修养,这些是学生今后为人处世的基本准则。这些基础都不会完全自发地形成,所以,学校和教师的引导至关重要。

于是,一个重要的课题摆在大家面前,那就是找到以学生为主体与以教师为主导的平衡点和契合点。在教学过程中,教师要创造适合不同学生发展的教育,而不是以单一的教育模式应对不同的学生;要既能循循善诱、因材施教,又能不愤不启、不悱不发;既把教学改革的重点放在高度重视学生的主体作用上,又充分发挥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主导作用。我想,这才是基础教育的科学性与艺术性高度结合的真正体现。

由此又产生了教师对学生的严格要求和学生自由发展的平衡点和契合点的问题。中国的传统教育是强调严师出高徒,教不严,师之惰,而瑞典的教育是突出儿童权益。在实践过程中,中国存在快乐教育和磨砺教育之争,大家注意到瑞典最近也出现这样的争论。瑞典的精神病学专家戴维·埃伯哈德所写的《孩子们如何夺了权》一书也提出了这一问题,同时当大家在借鉴北欧教育模式的时候,瑞典教育专家英厄·恩奎斯特近日也很关注中国教育体制的优点。

这只是教育改革过程中的困惑之一, 因此,在世界正在掀起一股教育改革涌动的潮流的时候,加强教育的交流,互学互鉴无疑很有必要,这就凸现出这次中瑞教育论坛的意义,我想东西方教育理论与实践的交相辉映,一定会加快各自改革的步伐,并且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

我衷心祝贺论坛取得圆满成功,对论坛主席和各位教育界同仁致以崇高的敬意,对翻译专家和工作人员表示感谢,祝中瑞两国人民的和教育界的友谊万古长青。

微信图片_20180517100219.jpg

陶西平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联合会荣誉主席、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金沙国际娱乐平台荣誉会长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友情链接:betway必威银河至尊游戏官网澳门葡京官网澳门mgm美高梅永利娱乐